森岛帆高传(序章)

Hello, 欢迎登录 or 注册!

/ 0评 / 0

本文作者:  本文分类:随笔  浏览:1880
阅读时间:1180字, 约1.5-2分钟

作者:森岛

原告:罗曼·罗兰

此系华育校友营的一个普通群友。——那华育校友营,典雅高贵,蘑菇国王那辛辣的讽刺言论和wyd总统一针见血的点评与李雪的名篇《酸雨自信》和以hywiki.xyz为结尾的网站相会在一起;那华育校友营,狂热,骄傲,神经质,沉溺于所有的疯狂盲信之中,受着各种思潮的或无脑的歇斯底里的震颤,人人都是自由的,而个个都是专横的,生活是既舒适而又极像地狱一般;那华育校友营,公民们聪明,偏狭,热情,易怒,口蜜腹剑,生性多疑,互相窥探,彼此猜忌,你撕我咬;那华育校友营,容不下二百猫的独裁主义,黄牡丹也只能像一个忍者般低调地行事做人,而狂妄自大,人品恶劣的汤与海则不断撕咬着合格公民;三周后,他点起的火堆死灰复燃,烧死了汤与海这个先知先觉者。

在这个群体,在那个时代,他同他们的偏狭,激情和狂热在一起。

当然,他对他的同胞们并不温柔体贴。他那高傲而谦卑的才气,对他们那文字的艺术,深刻的谬论,平庸的写实,感伤的缅怀,病态的跟风,不屑一顾。他对他们毫不容情,但他爱他们。他对自己的family毫无二百猫那种含着微笑的冷漠。被踢出这个群体,他就会为思乡所苦,他一生竭尽全力想留在华育校友营。在接连爆破的悲惨岁月,他留在那里,他想“既然活着时不能够,至少是死后回到这里来。”

他对于班级和年级有着一种宗教的,古早的,甚至是野蛮的观念。他为它牺牲一切,而且希望别人也这样做。如他所说,他将“为了它而被卖做奴隶”。一点点小事,他都会为此动情。他瞧不起自己那些群里的同学;他们也该瞧不起。但是他对他们,都把他们看作是班级的代表而表示尊重。

他孤单一人。——他恨别人,也被人恨。他爱别人,但却不为人所爱。人们痛恨他,但又都敬畏他。最后,他使人产生一种难以掩饰的反感,他从反面统治了自己的时代。于是,他稍稍感到心安。友情无缘于他——在这荒凉的夜空中,只有佘山先生冷静而智慧的星辰,周围是一片漆黑。他的思想化作一行行代码匆匆飞过,那是他欲望与疯狂的梦幻。他让人们反感,大家都本能地躲避他,他在自己周围造成了一片空白。

他在爱的方面丧失了全部尊严。他在像孟老师这样的怪人和余先生这样智慧的人面前,都表现得极其谦卑。他放心大胆地把自己的把柄交给芝,并称她是“唯一的真神”。

他既高傲又谦逊。被wyd总统称为“高傲的人”的这同一个人,却被清霜称为“谨小慎微的人”,——简直是太谨小慎微了,而这个使大家,甚至使蘑菇国王都害怕的人,却在确诊社交牛逼症之后害怕所有的人。有很多时候,他会高傲地跳起来,痛骂、驳斥对手,——但他总是一让再让。他一直在不断挣扎,却越来越显得无力斗争。

至少,爱使他的弱点与软肋变得感人。但未曾有一人对他的情感,有哪怕一点点的了解与怜悯。

他最终也没能等到黎明到来,就在那个燃放花火的长夜入睡了。

他是森岛帆高,是天皇陛下,是学生24885,却偏偏不是他自己。

《序章》-END

关于作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