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岛爱情论(续)

Hello, 欢迎登录 or 注册!

/ 0评 / 0

本文作者:  本文分类:随笔  浏览:317
阅读时间:1503字, 约1.5-2.5分钟

十分谔谔的。上次的爱情论似乎写到一半,保存了草稿,其实并没打算发布。然而不知道是我点错键了还是站长同志十分迫切的想让我的文章被大家看到,直接发布了……

无奈的,我只能将本来想在那篇文章中说的一些话写在这里了。

第一点,关于那个雄性生物本能花心的理论,我在一篇文章中找到了一个依据:

——沈石溪《红嘴相思鸟昂贵的彩礼》

突然间,我脑子一亮,悟出了绿脚杆雌鸟暗中破坏尚未完工的鸟巢加重黄胸毛雄鸟负担这一有悖情理行为背后所隐藏着的生存意义。

       如果把繁殖视为一项风险投资的话,磁性和雄性作为必不可少的合作伙伴,双方的投资比率是极不相称的。以红嘴相思鸟为例,雌鸟要产卵、抱窝、哺养雏鸟,而雄鸟除了授精行为外,没有任何麻烦和负担。也就是说,在这项投资活动中,雌鸟占的比重极大,雄鸟占的比重极小,但投资所获的回报——生下的雏鸟身上,各占双亲百分之五十的遗传基因。一方投资多,一方投资少,最后却利益相等,好处均分,这显然有失公正。

       问题还不在这里。严峻的事实是,投资大的风险也大,投资小的风险也小;投资大了责任心就重,投资小了责任心就轻。所以大千世界数以万计的动物中,很少有不顾孩子死活离家出走的母亲,却比比皆是交配完了就远走高飞的父亲。

       对雄性动物来说,既然自己所投的资那么少,那就根本没必要重视,有了利润——后代平安长大,是它的造化,万一亏本——后代不幸夭折,对它来说也没有多少损失。付出的是那么少,得来的是那么容易,它怎么会去珍惜?

       如果它傻乎乎地守候在一个特定的雌性身边,陪着这个雌性共同度过漫长而有艰难的育幼过程,它就可能失去许多其他的投资机会,这是很不划算的事。按照投资规律,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原则,它必然得陇望蜀,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到处寻花问柳。

第二点,我本来想接下来说的一个观点: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或者说,这至少不是我所提到过的“真正的爱情”。

真正的幸福美满的爱情,到最后,可以说几乎全都归于婚姻。因为只有结婚,才是从法律上准许了想和对方过一辈子的请求。这时候有人就要引用那句名言来驳斥我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对此我只想说,我们平时没少听说过伟大的爱情能够战胜死神的例子,难道婚姻就比死神都可怕?好,你说你是平凡人,不指望拥有那么感天动地的爱情。那难道真正的爱情就能被婚姻终结?我看未必吧!真正的爱情,大概永远无法终结,以一种理想化的说法(或者是不切实际的)来说,那就是“我这辈子能遇到你,大概是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的缘分,所以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还要在一起。“。

这当然是一种有些迷信,有些中二,甚至有些可笑的说法。然而难道这不是对真正的爱情的最好诠释吗?

说到这个,我想插几句题外话。之前有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在车上的时候,我看到我妈在追一部叫什么”一生一世“的剧。我不屑的撇嘴道:”爱情正在逐渐淡化。你看,几年前还是‘三生三世’,现在就只剩下‘一生一世’。再之后呢……“我爸接过话来:”‘我的前半生’“。

最后则是对专一的赞美(以及对世风日下的不满)。近来从吴亦凡到王力宏,渣男现象愈演愈烈,弄得我都不敢对明星们的人品有什么过高的指望。果然,淳朴的民风正在逐渐消亡。所以说,爱情真正美好的时间,怕还是在古代的农家。那些士绅是什么样子,不用我多说了吧。

多的,我不多说,再说就已经超过本篇文章的讨论范围之外了。我希望这两篇文章能对读者产生一些影响,比如使一个渣男变得专一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挺欣慰了。在此at tyh同学。我其实建议您读读我的文章。

最后的最后,和这篇文章观点不合的,勿喷。我自认为这篇文章好歹比wrj的《老王》有深度一些。

关于作者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CC BY-NC 3.0)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